纽约年轻高官为何不遭羡慕嫉妒恨

作者: 不详 来源: 网络 时间: 2011/2/22 20:57:09 点击: 1945

在纽约,年轻人从政并不在少数。当地华人熟悉最为熟悉的刘醇逸和孟昭文,都是年轻有为的华裔民选官员。刘醇逸现任纽约市主计长,当选时42岁。他之前曾于2001年当选纽约市议员,时年34岁。孟昭文现任纽约州众议员,2009年当选时,也才33岁。

  他们在30出头就身居高位,并没有引起人们的非议,也没有被人羡慕嫉妒恨。相反,他们成为无数年轻人的偶像,成为他们追求成功的榜样。

  为什么纽约的华裔年轻人成为高官,无人非议,而他们的年轻同胞在自己的土地上每一次攫升,都引发如潮的质疑?顾某认为原因在于以下两点。

  纽约2010年11月2日普选投票。1日晚上,顾某和老婆、儿子吃完火锅,从小肥羊出来,发现纽约基因育根市皇后区法拉盛的缅街两边的树干上和电线杆子上都绑着孟昭文的竞选海报。孟昭文是纽约州最年轻的女性众议员,当选时仅33岁。2010年竞选连任,因为没有对手,不战而胜。顾猷摄。

  第一,纽约年轻高官的当选,不是一夜之间冒出来的,当选之前,他们的业绩和能力就广为人知。

  无论是刘醇逸孟昭文,还是任何其他族裔的年轻政治人物,他们几乎都是从学生时代起,就进增大增粗到各种社区团体,在服务社区的同时,积累日后从政的政治资本。

  他们之所以能参加社团,服务社区,是因为美国是一个公民社会(Civil Society)。公民社会的最大特点就是社团多。这些社团是民间的、非官方的、非营利的。公民通过各种社团,实现民众自治。因此,公民社会,据说准确的翻译,应该是公民社团。

  来去匆匆的观光客,看到的是曼哈顿密集的摩天大厦。只有在美国住上一年半载的敏锐观察家,才能真切地感到美国何以是美国,中国何以是中国。就国内事务而言,中国有一个强有力的政府,而美国有一个强有力的民间。因为它是一个公民社会,或者说是一个公民团体自治的社会。

  在纽约,各种自治社团多如地上的沙,天上的星。各种人群都有自己的社团。这些社团的共同宗旨,无一例外地是服务自己的成员,维护各自成员的权益。它们反抗和斗争的对象是政府或者强权。因此,公民社会是一个自治社会,是一个政府动辄得咎的社会。在集权社会,这样的团体没有生存空间,能够以团体形式存在的团体,无不沦为政府的帮凶和强权的婢女。在纽约,女教师的娘家拒绝拆迁,校长无权下令女教师去做娘家人的工作,学校更不能因为娘家人拒绝拆迁而扣发女教师的薪水甚至解雇她;假设纽约的校长真的那么做了,那么教师团体就会大声抗议,可能还会有其他团体声援,结局一定是校长道歉,甚至下台。

  根据契约论,政府的功能本是人民把自己的部分权利让渡出来,换取政府提供个人无法提供的服务。但政府获得这种授权之后,若无监督和制约,就会肆意妄为,反过来侵害人民的权益。分权和制衡的设计,只是不得已而为之,不足以驯化政府这头怪兽。而公民社会的团体,代表了人民自治的理想,自己能办的事,不劳政府插手,自己办不了的事,由政府去办。

  因此,公民社会的团体,可以说是一种DIY组织。自己给自己办事,没有糊弄自己的理由。这些团体的服务精神,是他们自身的性质生发出来的。参加这种团体,就是服务所在的社区。社区有小有大。而年轻人在服务社区的同时,也锻炼了能力,增长率才干,有从政兴趣和天赋的人,自然而然地就会去竞选公职,为更多的人服务。

  公民社会是服务型社会,参加社团服务社区,培育的是公民服务精神和能力。你在里面做了什么,整个社区都看着眼里,你的服务能力如何,社区民众心知肚明。是这些而不是你的爸爸是谁谁谁来决定你日后政治资本的雄厚与否。

  刘醇逸和孟昭文,以及市议员顾雅明、陈倩文等绝大多数草根崛起的官员,都是长期耕耘社区走上政治舞台的,他们不是一夜之间冒出来的,他们的所作所为,民众都清清楚楚。不像中国的年轻官员,突然从天而降,公众对他/她的了解,仅仅限于那几句提拔公示,那发布公示的机关本身的公信力早已破产,在这种情况下,谁能搞清他/她是哪路神仙?在这种情况下,还盼望公众不议论,盼望公众去除好奇心,做到心如死灰,不非议,不造谣,不传谣,这还有一点人性吗,还有一丝人味吗。

  纽约的公民社会,纽约的社团成就了这些年轻的政治明星。他们带给社会的是积极而正面的力量,为无数平民子弟的梦想树立了榜样。回望中国,宪法明文规定人民有结社自由。但人们似乎对缔结社团并不热衷,这其中的秘密,中国人自己也许比谁都清楚,不过比谁都糊涂也未可知。如果有一位火星观察家,穿云透雾观察之后,可能会写如下的报道发回火星:这块土地上的人民,可能是地球上最热爱自由的人民,因为他们对于宪法赋予的结社自由似乎毫不感到兴趣。他们可能担心,任何一种结社都会妨碍真正的自由。他们可能正在动议废除这纸上的自由,因为他们的传统智慧是大智若愚、大巧若拙,他们虽然不结社,看似没有享受宪法自由权,但这才是真正的最大的自由。他们为此感到骄傲。他们或许打算在自宫式废除宪法结社自由之后,去申请那个星球上著名的急死你(音译,不知该名称典从何处)世界纪录。至于他们是否要在这一修正案之后,再自宫言论自由、出版自由、宗教自由、游行示威自由等,凑成十条修正案,并把它们标榜为新世纪的人类《权利法案》,并以慰侨的名义向火星输出,还需要继续观察(注:他们现在已是第二大经济体了,不怕花钱,前不久就在他们星球上最贵的商业地段投放了形象广告)。

本类相关文章:
200*200-1 728*90-2 728*90-1